Top
珠寶名人

任懷燦

 

    

任懷燦  昆明七彩雲南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人經歷

昆明諾仕達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創始人 集團黨委書記、董事局主席

中國珠寶玉石首飾行業協會副會長

中寶協珠寶廠商專業委員會副主席

翡翠國家標準制定專業委員會高級專家

雲南省工商業聯合會(商會)副會長  


 
 名人故事

1992年,任懷燦創立昆明諾仕達企業(集團)有限公司。
1992年,集團投資70萬元在昆明滇池路興建了具有地方和民族特色的怡心園餐廳。
1993年,諾仕達集團創建深圳萊英達昆明商業大廈,引入先進的商業銷售模式和營銷理念。
1994年4月,集團投資1.8億元興建了集旅遊、度假、休閒為一體的南亞風情園,企業資產迅速擴張,成功地實現了由零售商業向旅遊業的戰略轉移,營建了自己的企業。
1999年1月,在昆明呈貢水海子籌建的昆明七彩雲南開業,對雲南旅遊業的規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成為雲南旅遊行業的一張名片。
2000年,集團籌建第一個七彩雲南慶灃祥茶莊。
2000年12月,由諾仕達集團獨家投資興建的“雲南諾仕達金寶山藝術園林有限公司”成立,金寶山藝術園林是集休閒觀光和現代文化藝術陵園為一體的大型文化藝術景觀陵園。
2004年9月28,北京七彩雲南翡翠珠寶商城有限公司開業,珠寶城由諾仕達集團獨家投資5億元,經營面積10000平方米。是雲南在北京投資最大的項目,雲南人在北京的家。
2007年6月6日,公司在北京投資6000多萬元建設的三家七彩雲南慶豐祥直營店同時開業。
2007年11月12日,由昆明七彩雲南慶灃祥茶業股份有限公司投資6000萬元興建的雲南一流現代化茶廠勐海七彩雲南茶廠舉行開業慶典。
2007年,諾仕達集團投資100億元興建昆明新城的商業商務中心項目--春城財富中心正式啟動。
2008年9月15日,南亞風情園全面停業,諾仕達將在這裡建成昆明南市區最大的商業地產項目--南亞風情商業廣場。
破冰之作
做房地產,諾仕達還算是“新軍”,而它的業績卻驚艷整個昆明。
2009年12月6日,南亞風情第壹城住宅首次開盤。 644套房源,現場購房者總數超過5000,當天下午3點,房子一套不剩。 2010年1月,南亞風情第壹城為了滿足客戶需求二次開盤,近2000人爭搶282套房源,2個小時全部售罄。
商舖更是紅火,“一樓商舖均價11萬;不臨街的社區商舖都賣到5萬元一平米!這個價格比北京的還要貴。”漢博機構董事長朱友軍感嘆。
“我們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難當然是難,但我們也是第一個嚐到螃蟹鮮味的人。”任懷燦回憶道。 1992年,任懷燦下海經商,當時,南亞風情第壹城所在的滇池路區域還純然是一片鄉村,“一畝地500元租一年,我租了下來”,任懷燦大膽地“吃下這只螃蟹”,於是就有了南亞風情園——昆明餐飲娛樂的一張標誌性名片。
18年發展,這裡已經是昆明南市區的核心區,而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農村包圍在城市周邊,形成了典型的“城中村”圖景。新任市委書記仇和發動了對昆明城中村項目的整體清理,而任懷燦又決心“再吃一次螃蟹”,讓南亞風情第壹城成為“昆明城中村改造的第一個項目,第一個樣本。 ”按照仇和書記的說法,是城中村改造的“破冰之作”。
成功是顯而易見的,而令任懷燦自得的還不是銷售業績,而是“我們實實在在地實現了'四贏'局面。”
首先是老百姓贏,“我們獲得了老百姓百分之百的支持”,任懷燦說。諾仕達對住戶的補償,大部分是通過拆遷安置來實現的,標準為“每戶300平米”;而且,“安置房和商品房完全一樣,同樣的標準,同樣的質量,同樣的配套。”在安置房的標准上,諾仕達也給出了昆明的最高樣板。
政府也是贏家,新建成的南亞風情第壹城規模百萬平米,是雲南規劃最超前、業態最齊全、建設速度最快的城市綜合體,一張亮麗的“昆明名片”。一年實現的稅收就有4、5個億,解決一萬多人的就業問題。
人流多了,商氣旺了,土地升值了,生意好做了。這使區域周邊的企業、商家、住戶也同樣獲得了利益。這是“第三贏”。
最後,企業也要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發展、取得利潤,否則就不可能把項目進行下去。 “做貢獻是應該的,但企業的賬一定要算得過來。”任懷燦說道。
據了解,昆明有不少城中村改造項目,開發商的資金鍊壓力頗大。南亞風情第壹城的拆遷改造,原來預計總投資68個億,“現在看來,肯定要超。”任懷燦坦言。這筆巨額投資,幾乎全部來自企業自籌。
為什麼諾仕達能夠應對自如,這筆賬究竟是怎樣算的?一方面,企業涉足領域極為廣泛,而且多是擁有大量流動資金的商業零售業。另一方面,任懷燦透露:“最主要的是,在被拆遷的區域中,我們自己有一個佔地80多畝的項目,有8萬平米的經營性設施。在改造過程中,我既是拆遷人,又是被拆遷人。”
在1999年,諾仕達買斷了南亞風情園83.6畝的土地,當時的價格僅為每畝25萬元,10餘年過去,土地已經獲得巨大升值,此次拆遷,南亞風情園可以獲得的補償款就有20億元。 “實際上企業獲得的就是自有項目的資產升值,同時在城市的核心位置,留下了自持的經營性物業,”任懷燦笑道,“要沒有這一點,賬還真的不大好算。”
順勢而為
南亞風情第壹城擁有35萬平米的城市商業,匯聚南亞第壹MALL、南亞中央商業廣場、鋒尚MALL、金鷹百貨等等,商業地產的定位、招商、運營都被認為是“經典難題”,諾仕達又是如何將其一一化解?
“以前我雖然沒做過商業地產,但我對商業很熟悉。”任懷燦興致勃勃,上世紀80年代,他就供職於國營的商業系統,下海之後所做的第一筆生意,便是成立了深圳萊茵達百貨公司,“1993年後,昆明百貨曾出現'四虎鬧春城'的景象,萊茵達便是四虎之一。”可惜的是,當時的物業是租來的,期滿之後便停下來了,“這次做大規模的購物中心,也是圓了多年以來的一個夢。”
任懷燦總結,自己成功最重要的經驗是“順勢而為”,就拿做商業地產來說,自己對商業駕輕就熟,此為“順勢”之一,量力而行。
昆明正處在商業升級換代的關鍵期,昆明舊城只有一個城市中心,而新的城市規劃要求多個中心,“這就是商機,誰搶占這個商機,誰就贏得了市場。”任懷燦說,此為“順勢”之二,抓住天時。
對諾仕達來說,更幸運的是地塊位置恰恰就是昆明新城市中心的所在地。 “3至5公里的服務半徑內,居住著150萬人”,任懷燦強調,“這是指帶戶口的常住人口,而且都是昆明市的高端人群。”得天獨厚的還有,雲南省政府機關已經整體搬遷到滇池路,“雲南省委、省紀委、政法委、省人大、省政協、省公安廳……以南亞風情為中心四面開花,半徑在500米到1公里以內。”此為“順勢”之三,因地制宜。
“我們不是一個單純的地產公司,而是一個有著18年曆史的企業集團,傾集團之全力,集合我們在全國乃至全球所能掌握的所有社會資源,來開發這個項目。”任懷燦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說,南亞風情第壹城並非一個新項目,它的前身南亞風情園已經是一個有十幾年曆史的商務會所。擁有集休閒娛樂、會議接待、體育健身、商務住宿、餐飲美食等多項功能,規模檔次代表了雲南同行業的最高水準。 “雲南16個地州79個縣,科級以上的政府官員,資產30萬以上的老闆,哪個不知道南亞風情園?”任懷燦頗為自得,資源雄厚,人脈暢通,這就是諾仕達“順勢”的又一例證。

從零開始
任懷燦信奉“只做自己熟悉的事”,而諾仕達涉足零售、餐飲、娛樂、旅遊、殯葬、房地產等八大產業,他都熟悉?
“都熟悉。”任懷燦很肯定的說。在諾仕達進軍的每一個領域,他都是當之無愧的專家。這完成超乎了常人想像,但在任懷燦看來很簡單,“因為我吃苦耐勞,善於學習。”這就好像練武,少林也罷,武當也罷,都要蹲樁馬步等一系列基本功,基本功打紮實了,就容易一通百通。
任懷燦回憶,當初做餐飲的時候,自己是從磨刀開始學習的,“最艱難的時候,我自己下廚;到現在,七彩雲南菜系的一些新菜大菜,我還會參與研發。”
商業地產又是個新領域,任懷燦同樣懷著“歸零心態”,據說,在南亞風情第壹城規劃設計階段,諾仕達幾乎找遍了國內所有的商業顧問機構,最後,來自北京的漢博顧問以出色的專業能力贏得了信任。 “現在,朱總(指漢博顧問董事長朱友軍)就是我的老師!”任懷燦笑道。
不過,諾仕達暫時不預備向雲南省外拓展地產業務,“先建設家鄉,造福桑梓吧。”任懷燦樸實地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