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珠寶名人

王永山

 

    

王永山  上海琉園水晶製品有限公司董事長


 
 











  人經歷

 

現職   王永山-上海琉園水晶製品有限公司董事長

 


 
 名人故事

    1994年與王俠軍一起成立琉園,正式投入台灣玻璃藝術產業的經營與管理。
如果「藝術」成為了商品,就必須接受「管理」,而當管理和藝術被放在同一層面探討時,「你死我亡」便是最徹底的失敗;那麼如何算是成功?聽王永山暢談剔透(tittot)琉園。
王俠軍創建琉園,在「園內」被稱為「王大哥」,身為王俠軍之兄的王永山被「騙」進琉園後,反倒成了「王二哥」。這是一件趣事,卻也能見得一斑:藝術的世界裡,還是藝術家說了算!
管理高手 被「拐」入園
王永山說起入行經歷,坎坷異常。王俠軍一頭栽進玻璃藝術界,和數個志同道合的藝術家共同玩起琉璃。藝術家雖有其獨到之處,但他們的隨性若行之於企業管理,便呈現極大的弊病。王永山當時正在華信銀行擔任管理部經理,因台灣忽然出台政策,金融業的高階主管必須有五年以上的經歷。專業經驗豐富的王永山經歷卻因未滿五年,而必須離開原有職位,因為這樣的驛動機會,便接收王俠軍等人的「求救信號」,答應輔導半年讓他們踏上正軌。王永山才剛進入兩週,工作室便開始盈利。
一九九四年,王俠軍成立琉園,王永山又成了財務架構的不二人選,他當時想法簡單:「我跟俠軍說,我用一年的時間幫他把工作室的架構搭好,讓他用藝術家的身份玩十年。」由此可見,王永山對自己的管理經驗充滿信心,特別是在製造領域。不過王永山卻說:管理企業不難,但管理一群藝術家,太難。
當管理「遭遇」藝術
一個有著銀行、汽車、保險領域的管理經驗的「管理高手」,到底在琉園遇上了什麼難題?王永山給我們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
「俠軍他們在燒製作品時,把不同顏色、不同時間的材料到處放著,要用的時候搬出來,顛來倒去的,在我眼裡看來,簡直是太沒效率了,而且浪費。」所以王永山按照製造業工廠管理物料的方法,把原材料按照顏色、時間​​分好了類別,讓他們按圖索驥。可沒過多久,發現那些「藝術小伙子」把東西又搬回原位,繼續「低效」。王永山說:「我簡直覺得他們無可救藥了,怎麼這麼簡單的分類他們都做不到呢?」可慢慢地,王永山發現「藝術小伙子」們竟是用顏色來分類原材料,深藍、淺藍、狐藍、灰藍他們一眼就能分辨出,而這些顏色在王永山的眼裡,統統叫做「藍」。
按照管理習慣來說,會很在乎投入和產出之間的比例,而「藝術小伙子」們只會投入,王永山經過多次「教訓」終於明白這點:「他們心裡,只想著怎麼完美作品。藝術家就像獵狗獵豹,只能看見一個目標,隨後全情投入,別的事情他們都不會管。我在琉園的任務,就是幫他們排除一切藝術之外的雜事。」從琉園的藝術成就我們可以看出王俠軍在藝術上的執著,而琉園如此成功,王永山對管理的執著也不容忽視。
進入琉園後沒多久,王永山才逐漸發現弟弟王俠軍已經到達了世界琉璃藝術的顛峰水準,這吸引著他持續第二年的投入:「正由於他不計投入的付出,才會有這樣的境界,這就是藝術家和管理者的區別吧。」
限量還是不限量?
「物以稀為貴」,這是當然的,但是當藝術要成為商品時,便會產生一個「普及、還是堅持稀有」的矛盾。
王永山說:「限量還是不限量的問題,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和代價來掙扎。」王氏兄弟帶著「tittot」這個品牌去參加國際上的一些藝術精品展,每次展台前都會聚集許多感興趣的人,但是一到下訂單的時候人都沒了,王永山說:「因為當時琉園堅持限量,不過數百的量對這些廠商來說實在達不到獲利底線。」由此,王永山開始在限量還是不限量中摸索,按他的話說,「在付出了血和淚的代價」後,他終於明白了一點:限量或是不限量,投入是一樣多,甚至不限量要比限量更有價值。
當一件作品限量時,誠然能引起大家擁有的慾望,尤其當限量產品已經售完,還有人提出讓人心動的價錢來要求「one more」時,遵守原則的代價就是拒絕利益。而要把一件不限量的產品完美到人人都想擁有,這個不斷精益求精的過程也同樣得投入相當大的心血。所以「不限量」的背後,代表的是品牌、誠信與高品質,這一樣不是件簡單的事。
國際精品品牌的漫漫長路
我們聽過許多管理者談品牌,但從管理的角度來透徹分析品牌的人不多,王永山是其中之一。
進入琉園不久,王永山發現自己並不僅僅在幫王俠軍做琉璃作品或是琉璃工作室,他說:「每年有那麼多的國際知名藝術家跑去台灣看俠軍,我忽然明白,我在幫他做的是一個世界精品的品牌。」
王永山說,要造就一個真正的精品品牌,琉園要走的路還很長很長。曾經有國外知名的琉璃品牌想收購琉園,但被王氏兄弟拒絕。在兩千年德國法蘭克福舉辦的精品展上,來自世​​界各國的四萬六千八百多家公司的藝術產品參加了展示,最終在四萬多家公司中只選出了五十二家勝出的公司,而「琉園」是則唯一的中國公司。王永山說:「我們要做一個中國人的精品品牌,而不是被人收購後被消滅。」
琉園也曾經和一個知名品牌談過合作,但是一提出要對方輔導管理經驗時,對方立即拒絕,王永山這才深刻體會做一個藝術品的精品品牌,是多麼的艱難和與眾不同。窩著一口氣,王氏兄弟也一定要把「tittot」這個詞變成「玻璃、晶瑩、美麗」的代名詞,成為全世界的共通語言,而這條道路,只能由自己來摸索。
王永山說:「琉園的創意、技術、資源和影響力,都已經到了國際最高水平,唯一缺的就是國際品牌管理的教科書。而這本教科書,沒人會給我們,只能自己寫。 」
王永山評價琉園離國際經典還有多遠時說:「我們已經花了十年摸索,接下來的五年可以初步達成願望,再以後的五年會加速成長,但也只夠跨進門檻,道路真的很長。」
剛開始的被「拐」入園,王永山現在正為琉園五年、十年,甚至更多年後的發展籌謀,他笑著說:「現在這也是我的事業了,俠軍就算想踢我都踢不走。」笑容中除了管理者的睿智,竟也有些許藝術家的豪邁。